财新传媒
文化 > 阅读 > 正文

阅读|对世界的巨大沉默唱复调

文|郑科鹏
2020年09月05日 09:14
某种程度上,刘子超的旅行和写作,正是在试图劈开崇高的幻象,揭示历史的错位,直抵这片被遗忘的土地上被遗忘的对象:人
《失落的卫星:深入中亚大陆的旅程》,刘子超著,新经典文化·文汇出版社 2020年7月。

  文|郑科鹏
  编辑、书评人

  “旅行很少在我们认为的地方开始。”我一直很喜欢《失落的卫星:深入中亚大陆的旅程》里的这句话,说不清是什么原因。后来想了想,是一种随机感。

  读经典旅行文学,常有一种作者被抛到陌生世界的随机感。

  旅行文学,就是旅行者去无人抵达的异域,追求危险,以肉身安全换故事,内销给未见世面的本土读者。

  最早的旅行文学和小说并不分家。“小说”(novel)一词原先无虚构之意,和“新闻”(news)并无太大区别,多带着一份惊奇的新意。而小说家或游记作家将亦真亦假的故事写入书中,强调它们来自异域,完全属实。《鲁宾孙漂流记》一开始不叫这个名字,叫《约克水手鲁滨孙·克鲁梭奇异的冒险故事,记述他如何在海难中幸存下来,孤身一人漂流到美洲海岸,在靠近奥鲁诺克河口一个无人居住的荒岛上生活了28年,最后如何不可思议地被海盗所拯救。由他本人书写》。

版面编辑:杨胜忠
推广

财新微信


<b id='WZDexbHb'><tt></tt></b>
    <label id='LL'><base></base></label>
    <acronym id='IuLuvAEb'><fieldset></fieldset></acronym>
      <bgsound id='abAZtFFh'><nobr></nobr></bgsound><sup id='gvG'><bgsound></bgsound></sup><marquee id='IHJLn'><strike></strike></marquee>
      <person></person><optgroup></optgroup>
        <i></i>